依然

不混圈/微博@如若梦依然/Yuzuru Hanyu/Moonlight Blade/正在朱一龙身上挖宝/约债、合作请走hanyuyuzuru1207@qq.com

《为什么我把剑架在师兄脖子上还是不肯接受我的告白》01

2015年开的坑了,那个时候文笔很幼稚啊…就是大半夜倒时差,没事干忽然开了这个脑洞…有点老,但我自己挺喜欢这一对儿的,想了想,趁着寒假把它写完吧,这两天先把前几章搬过来。
-
【二哈一样的脆皮唐X单纯可爱的暴力少女香】
就是相当于写写他俩傻不愣登一起犯二的日常,是糖。
-
        唐黎第三次出巴蜀历练的时候,在杭州城里遇见了一件怪事,非常的怪,以至于后来每次想想都觉得,真是人生如戏啊。
        那天下午,春光明媚,他刚从杭州有名的醉仙楼吃了午饭出来。刚迈出酒楼,就觉得身后有人在尾随他,也不知是那人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还是懒得慌,竟连自身气息都未隐藏。
        唐黎倒也不急,慢慢的向城东走去,一路上赏赏景、观观花。
        直到走到城门旁的石桥,那人的气息就近了,从唐黎头上掠过,落在他面前。
        “跟了师兄一路,小女子颇有失礼之处,望师兄海涵。”
        唐黎定睛一看,是个粉衣女子,持着一把绘有锦鲤的纸伞,面容姣好,很是可爱,从衣着打扮以及刚才的轻功来看,应是天香一派。
        “姑娘找在下可是有事?”
        “啊,也没什么大事啦。”那个天香收起伞,别在身后。“在下上虞,师从天香,初涉江湖,不想碰见了唐黎师兄,望师兄多多帮衬才是。”
        “好说好说,同为八荒弟子,江湖中的照应是应该的。”
        唐黎笑着挥挥扇子,离蜀游历了三次了终于碰上个叫自己师兄的人了,他现在心情非常的好。
        “在下唐黎,师从唐门。不知师妹找唐某所为何事?为何不能在酒楼之中与唐某交谈?如果师妹不急的话,可随我至茶舍一叙。”
        上虞听了之后,却咬着嘴唇说,“可是…那些地方人多,我不方便说。”
        “哦?师妹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也不是什么难言之隐…就是…就是…算了,我还是说了吧,”上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出了一句让唐黎记了一辈子的话:
        “师兄,我喜欢你!”
        ……
        足足一刻钟的功夫,唐黎都没有从这句话中缓过劲来。上虞在对面歪着脑袋,眨着眼睛看着他。他慢慢地用手中的铜扇骨敲了敲脑袋,怕自己听错了:“哈?师妹你…再说一遍?”
        “师兄,我喜欢你啊!”
        “不是,师妹,这个,你我这才初识,这就…谈的上喜欢…这个…不太好吧…”唐黎现在觉得自己没有听错。他觉得如此际遇……是不是因为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没带上次去襄州找那个神神叨叨的道士拿的护身符的原因。
        上虞听了,歪着脑袋不假思索道:“可是,师兄,我真的觉得你很不错啊!谷中师姐经常跟我说,让我赶紧找一个夫婿,不然老了就会和师姐一样嫁不出去的,还说就算长的还和现在一样也会没人要的。所以,我这次出谷就是要找一个夫婿。而且,师兄,我观察过了,你人挺好的,武功也不差,长的…也不丑,为什么不可以当我的夫婿啊?”
        唐黎觉得自己多年以来对他人的认识,被眼前的天香小师妹刷新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她说一下江湖之险恶。
        “那个,师妹啊,江湖之险恶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你以为我是好人,觉得我是气宇轩昂、为人磊落、武功高超。但是,那些都是表像啊,人心是不可测的。万一,我的气宇轩昂、为人磊落、武功高超都是装出来的呢?幸亏我是真的气宇轩昂、为人磊落和武功高强,否则要是碰上假的你会被骗得很惨的,指不定小命都会丢掉!”
        “那……师兄,你是坏人么?”
        “当然不是啊!”
        “那你既然不是坏人,为什么不同意?!”
        “……这个……”唐黎觉得,如果自己再和这个天香小师妹纠缠一会儿,他就有可能真的被“拐骗”走了,“可是…师妹,这个我真的不能应!”
        应了才是傻子,唐黎心想,我可还有那么多漂亮师妹没有见过呢!
        “唰——”
        下一刻,上虞拔出了伞中剑,架在了唐黎的脖子上。
        “师兄,你今天必须要答应我!你如果一刻不应,我这剑便架一刻,你如果一世不应,便架一世!直到师兄你答应我了为止!”
        唐黎都快哭了,眼前的这位天香小师妹果然是被天香谷里面那群师姐们调教坏了,谈不拢就动手,果然符合天香中剑之一脉的作风。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他默默唤出暗处的傀儡,“师妹,也不是我不答应,只是…你追上我再说!”
        上虞眼前一花,再看时剑下架着的已经是唐黎的傀儡了,而唐黎已经运起轻功快要飞过城墙了。她扁扁嘴,为什么这个师兄就是不答应自己啊,她又不是相貌丑陋,胸无点墨的女子,为什么不答应自己?
        她“哼”了一声,传音给唐黎:“我抓不到你,但是我能抓住你的傀儡,你要不应我,我就砍你的傀儡。”说罢,举剑作势要砍。
        “别别别别别!!”不过两息,唐黎便飞奔回来,抱起傀儡放在身后,自己把脖颈对着剑刃,“师妹,你要砍就砍我!别砍我的小白,小白他是木头,不经砍。砍我砍我,我经砍!”
        “那师兄你应不应?”
        “应,应!我应你!只要别砍我的小白,啥事都好说。”
        上虞满意地收了剑。
        而另一边的唐黎则是觉得,这个下午,神奇得他快要哭了。

评论(5)
热度(8)

© 依然 | Powered by LOFTER